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嘉靖元年》嘉靖元年(1522年)十月礼科给事中在奏疏中说: YAOI 嘉靖元年同人女

更新时间:2020-08-06 12:08:17

《嘉靖元年》嘉靖元年(1522年)十月礼科给事中在奏疏中说: YAOI 嘉靖元年同人女 连载中

《嘉靖元年》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二两桃蹊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王铮,靳望

《嘉靖元年》为二两桃蹊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王铮后脚跟着进了,常年阴森的血腥味,一下子扑鼻而来,还是不是的能听见谁的哀嚎“靳望你这只阉狗,有本事弄死老子呀!” “听,这都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铮后脚跟着进了,常年阴森的血腥味,一下子扑鼻而来,还是不是的能听见谁的哀嚎“靳望你这只阉狗,有本事弄死老子呀!”

“听,这都是铁骨铮铮的”靳望一脸的淡漠。

还听见“大人我错了,我错了,我什么都说,别打了”

“听,这都是怂货”靳望继续的介绍。

王铮顺嘴好奇的问道“那么,铁骨铮铮与怂货那个会在这里过的好一些?”

靳望:“都得死,我看祭酒您这个品级呀,升的挺快,很快的就能够够格了,到时候,欢迎您来一日游呀。”

王铮结结巴巴“少吓唬我,那那那……宫女也不够格呀”

卫风插嘴道“你要是也敢下手,这位督主大人也一定会让你越阶的享受的”

王铮见到铁骨铮铮的两位宫女的时候,两位已经鲜血淋淋的被绑在木桩之上,没个人样了。

在王铮还是王筝的时候,见过的鲜血太多,那几天几夜,都是噩梦,每每的醒不来,都是身边无数的人铺就,真的见不得这个场面,一时间就能把她拖回远古的回忆。

那些鲜血与哀嚎,那些烈火与狰狞,她是地狱的饿鬼,九死一生的回来,牙齿咬的咯咯的作响,身体不受控制的紧绷,耳边听着的都是呼啸的风声,与群狼的嚎叫。

“王兄?王铮?祭酒大人?”任旁边的卫风怎么叫也回不过神来。

见此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就轻轻的拍上了王铮的额头“诶,醒醒!”

王铮依旧醒不过来。

靳望无奈,往后退了两步,大红蟒袍下,轻轻的伸出了右脚,朝着王铮的膝盖弯,就踹了过去。

王铮“哎哟”一声被踹个趔趄,这才回过神来“谁踢我?”

卫风立马撇的干净“督主,好脚法!”拿捏的如此得当,即叫人摔不着,也能叫人一个趔趄回过神来。

靳督主脸不红心不跳,白白净净的站在那里“不敢当,不敢当。若是这位祭酒大人再站在这里发呆,咱们一天半以后,就都得陪葬了。”

王铮莫名的哀叹了一口气“这样吧,两位如果能信的过我的话,拿两身干净的衣裳来,大家避一避,我……”

“信不过,不过要求可以做到,我们姑且把命留你手里半天,半天以后,有没有结果,祭酒大人都可以滚了。”

王铮的话头被靳望截去,站在原地觉得这位督主,是个有毛病的赌徒。

得了两身新衣裳,王铮稀稀梭梭的开始接木桩上的绳索,半柱香的时间,连牙齿都用上了,最后实在无奈“喂,门外的督主大人,能不能进来帮一个忙?”

督主大人,眉梢带喜的走了进来,一看里面架势“感情这半天您还没开始呢?”

“我……那个,绳子解不开。”王铮讪笑着说道。

靳望二话没说,绣春刀,随手的挥了挥,两位铁骨好汉,就掉了下来。

再回去的靳督主,临出门的时候,还在案几上了留下了两瓶伤药,看来是对王铮的怀柔政策,有些了解。

换了新衣上了药,甚至被服侍的喝了水,奄奄一息的两位好汉,才得以喘息,微弱的说道“没有用的,我们什么也不会说”

王铮没有说话,没有要求,坐在凳子上,不说话。

宫女们得以喘息,上了药止了血,就是地上微凉,可是这时候也没有什么挑的了。

半响,王铮才开了口“陛下这几个月宠幸后宫,日夜操劳,身体微恙,得以首辅大人进药,才能继续,你们前不行刺,后不行刺,偏偏挑这个时候,要说后宫娘娘们互掐也轮不到杀皇帝的份上,所以这事跟首辅大人有关?”

宫女们不回话。

王铮接着说道“你们这案子还有一天半,到时候破不了,咱们都得死,但是我不想死,告诉我实情,我现在送你们走,然后替你们报仇好不好?”

宫女们还不说话。

“不信我呀?可是就这么死了不委屈吗?告诉我实情,我保证就死你们两个人,现在宫里面人人自危,太监宫女们都抓的不少,尤其是和你们有接触的,这里面有你们的朋友吧,有知情者吧,要跟你们一起受折磨而死吗?昭狱,你们自己尝过不够,还要大家手拉手一起吗?”

宫女们依旧不说话,这些个话,她们在这几天内听了无数遍,引诱,威逼,都没有用。

可是王铮依旧没有放弃,接着说道“我是王铮,柱子上的小人王铮,拉下张璁的王铮,刚才你们也听到了,身份无假,实话实说,这个世界之上除了我,再也没有人替你们报仇了,甘心吗?”

地上的宫女们略微的蠕动。

王铮再接再厉“我本不该来,这事与我本没有关系,但是锦衣卫的试百户卫风卫大人是我朋友,他是好人,我不想他死,所以万死不辞”

地上的宫女们,本来还想开口,这下子遇见个白莲,也不知道真假,就又闭上了嘴巴。

眼瞅着希望的苗头被掐,王铮也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于是只好接着说道“我也不是什么圣人,朝堂之上我也有仇人,你们要是不说的话,我可能就不能顺手的帮忙了”

“真……报仇……吗?”

“报!首辅有仇我都能拉下来,别的不再怕的”

最终王铮这位国子监祭酒大人,凭着自己有仇必报,锱铢必较的名声,赢得了两位宫女的信任,从头到尾的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皇帝陛下身体有恙,严首辅进贡过来的丹药与药方是要用处女的经血,和着乌梅与水银炼制的,而这些处女必须每日只以露水与少量桑叶的为食,好多有饿死的,也有好多不来经血的,为此那些不来经血的还要服另外的一种秘药,以催经血而来,可是来不几次,身体也就垮了,人也活不多长时间了。

倒底都是死,她们都是被逼到绝路了。

就是这么简单的原因,总有人得生,总有人得死,即使知道行刺皇帝是死罪,她们也要干,实在是经不起折磨,也不想有更多的无辜的少女遭殃。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