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卿本妖灵》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18禁 卿本妖灵圣水

更新时间:2020-09-10 00:03:56

《卿本妖灵》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18禁 卿本妖灵圣水 连载中

《卿本妖灵》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雾叶无叶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蓝玥,阿玥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卿本妖灵》的小说,是作者雾叶无叶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罢了。”落尘暗叹一声。笛声引灵,前尘迹落。执念、怨憎、恶意却由执笛人承受,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她去承受那里面的东西,可是以前不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罢了。”落尘暗叹一声。笛声引灵,前尘迹落。执念、怨憎、恶意却由执笛人承受,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她去承受那里面的东西,可是以前不行,如今也不行。

一曲渐消,天色也沉寂下来了。

“回去吧。”

蓝玥瞬间激动的跳起来,将灵笛系在腰间,抱起小猫,顺着小径蹦着就远去了。岸芷微笑着摇摇头,小主果然还是没变呀。

没变吗?

蓝玥刚蹦了没几步,突然停下来,一步步慢慢走着,路上开始遇见晚归的村民,她微微低着头,目不斜视的走过,有人热心的和她打招呼,这才抬起头来,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来,清冷而疏离。

终于回到家门前了,蓝玥轻轻呼出一口气。

小猫蜷在她臂窝,似乎毫无所觉。

暮色四合,蓝家的餐桌上一派和谐。

“过两天是山镇的祈福节,阿玥可以和朋友们好好玩玩。”蓝季舒一向不太擅长和孩子打交道,本能的认为,热闹的日子应该是这孩子喜欢的。

“祈福节?”蓝玥侧过头来。

“是呀,阿玥可以和大家一起放河灯祈福哦。”连希微笑道。

蓝玥眼神一亮,瞬间又黯淡下去。“哦,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她这样说道,仿佛很期待的样子。

次日一早,院子里不住传来的欢笑声将蓝玥从梦中唤醒,她揉揉惺忪的双眼,走了出来,原来是连姨在和邻居说话。

“阿玥,你醒了,你的朋友来找你了。”

阿玥交到朋友了,这还真是令人欣慰呢。连希终于放下心来,原以为这孩子这些年来会养成个孤僻性子,现在看来心中的石头总算是可以落地了。

朋友?

蓝玥看着院子里的少男少女,她认识他们吗?

“啊?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没事没事,阿玥你来啦,那我们快走吧,连姨,我们先走啦。”待蓝玥回过神来,已经被知秋拉出了院门。

原来是她,算起来,两人见过两面,刚到山镇那晚是一次,再就是,摔下树那次……

她捂了捂脸,那还真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回忆。

想到这里,蓝玥真诚的希望,眼前人可千万不要记得那些久远的事。然而,希望很快破灭了。

“阿玥,这是望杏,你们见过的,就是那天一早,诺,就在河边那棵树下。”

知秋殷勤的给新来的小伙伴介绍着,怕她想不起来,还连忙抬手指了指远处那棵歪在小径旁的树。如今虽是早春,那树却已经枝叶繁茂,随风摆动的枝桠,似乎在兴奋地朝蓝玥这个老朋友打招呼。蓝玥强行忍住唇角的抽搐,笑容微僵。

知秋大大咧咧并未发现她的尴尬,望杏向来心细,早已察觉蓝玥心中所想,但看着蓝玥恨不得将脸埋起来的样子,却忍不住想要逗逗这个小姑娘。

“阿玥,那天没摔坏吧?”

“啊?”蓝玥抬起头来,迎上望杏戏谑的眼神,脸微微发烫。

“没有。”她喏喏答道。嘴唇微嘟,小脸鼓鼓,这样子瞬间取悦了望杏。

女孩儿们很快形成了她们的小世界,桃生在一旁急坏了,连忙道,“还有我,我叫桃生,就住在山镇东边,离阿玥家不远的。”你可以来找我玩儿的,他摸了摸后脑勺,这话他还没好意思说出口。

蓝玥看着男孩睁大了眼睛,满怀期待的样子,禁不住弯起了眉眼。

和大家待在一起的感觉,也不错嘛。

祈福节快到了,放河灯是节日必不可少的风俗。山镇的孩子们总会三五成群提前约定在一起,制作河灯。

知秋理所当然的将蓝玥拉入自己的阵营,她猜的不错,蓝玥可不是会主动接近他们的人。搬到山镇这么多天来,也仍旧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蓝玥自知,这些年来的习惯并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改的了的,即使是现在,她也在努力融入他们的生活。

知秋每每想起那天树下的那个笑容,都禁不住为其背后的孤寂感到怜惜,便不自觉的想要多与蓝玥亲近。

如果她愿意的话,他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知秋心中暗想。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夜幕深沉,灯光未歇,蓝玥坐在桌边,仍旧舍不得放下手中的河灯。

小黑猫蜷在她手边,静静看着她唇角始终噙着的浅笑,眸子里神色不明。

“落落,今天过的很开心呢。”

“嗯,我知道。”

眼前烛火一闪,落尘微微眯起眼睛,蓝玥看着桌子前方突然出现的妖灵,并不惊讶,只是默默扶了扶额。

“蓝玥大人,青槐打扰了。”

自从岸芷回去之后,青落妖灵们不时的拜访,她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有什么事吗?”他们似乎很依赖自己,她仍旧是不自觉放轻了语气。

“祈福节的时候,大人能否帮在下放一下这盏河灯。”

他从身后小心翼翼的拿出一盏河灯来,呈到蓝玥眼前。那双手蜷曲苍老,布满了粗糙的皱纹,十指又尖又长,让人忍不住担心那盏荷花灯会被划伤。

蓝玥这才注意到,他似乎很虚弱,额间的灵纹也很黯淡,仔细辨别才能看出其中是曲折的树干和枝桠轮廓,如同他的身躯一般佝偻。

“你为何不自己去呢?”妖灵也祈福的么?蓝玥心中纳闷。

“青槐想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声音平淡,好似他说的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我答应你。”蓝玥心下微讶,面上仍不动声色。有些事,他不说,又何必追问。

“多谢大人了。”那妖灵终于心满意足的离去。

蓝玥看着手上那盏河灯,简陋并且粗糙,油纸的折痕明显很生疏,似乎折过很多次才做成这个样子,应该费了一番功夫吧。

青槐想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脑子里还回响着那句话。

“落落,为何?”这些事,果然还是不能轻易放下。

“因为支撑他存在的东西也快消失了。”黑猫的脸看不清表情。

当所有的稻田都插满了早稻的幼苗,蓝天白云的倒影与田间浅绿褐黄相映成趣时,祈福节就要到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