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宠妻成瘾》宠妻成瘾 醉我 精彩阅读 宠妻成瘾NP文

更新时间:2021-01-08 05:02:02

《宠妻成瘾》宠妻成瘾 醉我 精彩阅读 宠妻成瘾NP文 连载中

《宠妻成瘾》

来源: 作者:亦且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韩初雨,那根

《宠妻成瘾》由网络作家亦且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韩初雨,那根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韩初雨听到杨柳的话就忍不住笑了出来,伴随着咳嗽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韩初雨听到杨柳的话就忍不住笑了出来,伴随着咳嗽声,笑声也显得格外明显,杨柳愤恨的说道:“你笑什么,不就是去看你吗,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况且你那里也不是什么深闺不可见,你也不生活在古代。”说了一堆,简而言之就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我就是想要去看你。

韩初雨只是轻声说道:“还有别人呢!”

一句话就把杨柳打回了原型,此刻恨不得飞到韩初雨的身边,偏偏遇到了溺水河,谁靠近谁淹没,嘟囔道:“那我还想给你送点东西呢,也想看看你。”话说的有点直白了,不过对于韩初雨,如果不说的直白一点,只怕是根本就不会给自己明确的回复。

“你呀……”又是这两个字,好像对自己无可奈何却又隐匿着无数的纵容,杨柳干脆耍赖道:“你应该看一下医生怎么说,就这样干躺着也没有用啊,你穿上衣服下来吧。”

杨柳就知道韩初雨十之八九会推脱自己吃点药就好了,甚至都已经想好了要对付韩初雨的说辞,只是没有想到韩初雨只是停顿了一下就答应了自己,有种自己准备了千军万马,敌军却举出了白旗投降,前面的功夫都白费了的感觉,不过白不白费不要紧,重要的是韩初雨终于答应自己出来看病了,于公于私都是好的。

站在经常碰面的路口,看到韩初雨走了过来,身上只穿了一件蓝色T恤,下身就是一条牛仔裤,走到校园里犹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杨柳迫不及待的就跑了过去,硬是从韩初雨的手中接过外套,“天大地大,生病的人最大。”

韩初雨只能是无奈的看着杨柳,只是生病的人总是给人一种羸弱的感觉,眼神飘到脸颊上时,杨柳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心脏不规则跳动的声音,暗骂了一声自己不争气,只是再次触碰到这种眼神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慌,怪不得说是一笑倾人城,此时只是韩初雨的一个眼神自己就要双手奉上自己的全部了。

踮起脚尖,学着韩初雨早晨的样子,摸了摸韩初雨的额头,烫的要命,此时还这样淡定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心里面发出一股愤怒之意,看着韩初雨吼道:“都这么烫了你还不好好看病,多大了还不知道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看到韩初雨脸上平淡的表情,再对比一下自己此时的样子,杨柳有种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感觉,自己就是后面的那个。

“杨柳,我没事,就是感冒,都是正常的疾病。”韩初雨看着杨柳一字一句的说道。

“什么正常的疾病,感冒也不能小瞧,必须得立刻根治。”杨柳就属于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类型,听到韩初雨温柔的嗓音,就忍不住接着说下去。说完了之后,别过脸去,催促道:“走了,我可不想耽误了你的根治。”

后面传来低沉的笑声,杨柳知道那是韩初雨的声音,忍不住用眼睛的余光扫射了一眼,只觉得心脏加快,有种眩晕感,注意到周围有些女生将目光放在了韩初雨的身上,怒气冲冲的走到韩初雨的身侧,搀着韩初雨的胳膊,义正言辞的说道:“你靠着点我,少用点力气。”

或许是已经察觉到了杨柳的动机,不过韩初雨只是笑笑就任由杨柳的动作也倒是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韩初雨的默许,不过默不默许又能怎样,反正自己都会像牛皮糖一样黏住韩初雨,霸道的搂住。

出来校门之后,杨柳直接打了一个车,带着韩初雨到了医院,挂号,看病,打点滴,杨柳全程参与并负责主要的事务,出门买了几个苹果核梨,顺便买了一把水果刀,韩初雨左手打着点滴,右手就空余出来了,杨柳想要喂韩初雨吃苹果,可是这种场景分明都用不到自己,干脆就把苹果块弄得大一点,切好了之后,直接递到韩初雨的面前,“快点尝一口,那个老板还跟我说这个有多么多么好吃呢。”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好像刚刚韩初雨那个动作真的碰到了自己的手指,就着那根手指杨柳自己也吃了一块,确实很甜,韩初雨可能没有注意到自己这种举动,依旧老实的吃着杨柳递过来的苹果,你一块我一块,吃的倒也快。

“杨柳,这次你不要再喂我了,容易传染感冒。”韩初雨看着杨柳说道。

杨柳瞪大了眼睛,“我才不怕什么感冒,况且感冒最直接的参考方法嘛。”说完之后直接印在了韩初雨的嘴唇处,做完了动作之后虽然心里面也忐忑的要命,面上却依旧淡定的强言道:“这个才是感冒最直接的方法。”偷偷的伸出舌头回味了一下,好像苹果味很浓,意识到自己都想着什么,脸色又红了几分。

韩初雨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拍了杨柳的头一下,什么也没有再说。虽然头发不可乱,但若是来自韩初雨,这样的动作也都是亲昵之意。

慢慢的,又来了两个人,杨柳也就老实的坐在那里看着点滴一点一点的流进韩初雨的血管中,即使这样倒也没有无聊的感觉。

去了一次洗手间,回来时就看到韩初雨皱着眉头的样子,以为是高烧难受,急忙走了过去,韩初雨的掌心还没有翻过去,杨柳注意到韩初雨掌心的那些伤痕,一道道的伤痕像是杂乱无章的掌纹遍布手掌。

气愤的拉起韩初雨的手掌,杨柳也不管周围有多少人了,厉声质问道:“怎么弄成这样,是不是工地那里……”杨柳的话还没有说完,韩初雨就握了握杨柳的手指,熄灭杨柳的那些火气,声音柔和中带着一些沙哑,“杨柳,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是回家了吗,是家里面的事情。”

杨柳坐到韩初雨的身边,搞不明白家怎么会成了伤口的源头,但也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听着韩初雨的声音。

“我妈打电话和我说我爸的坟墓被别人刨了,里面的席子都出来了,我就急忙回去了,回去之后才知道原来这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第一次的时候我妈自己一个人将坟墓就平了,这是第二次实在忍不住才告诉了我。我不孝,一年到头去看他的次数都有限,这次去就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面真的很难受。”听到这里,杨柳忍不住难过的紧紧攥紧韩初雨没有受伤的手指,给自己力量的同时也给韩初雨力量,开口说道:“这种事情就应该报警,这都是什么丧心病狂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