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灵墟仙路》灵路 BG文 灵墟仙路419文

更新时间:2021-01-11 10:04:47

《灵墟仙路》灵路 BG文 灵墟仙路419文 连载中

《灵墟仙路》

来源: 作者:沐敛之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束修,程祈雯

主角是束修,程祈雯的小说《灵墟仙路》此文是沐敛之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聂新月顺着台阶往上爬,数不清的阶墀爬得她双腿发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聂新月顺着台阶往上爬,数不清的阶墀爬得她双腿发软。也不知究竟爬了多少台阶,聂新月在最后九节台阶前的平台上停了下来,她终于看见了曙光。

九级台阶之上便是山门了,而台阶两侧则各摆了一个桌案,每个桌案后站着穿着统一的男女各一人,另外还坐着一人。接引新人的弟子立刻迎了过来,引她来到一侧桌案前。同时也告知她,此处便是五监府。

接下来便是例行惯例的登记籍贯、年龄等信息,聂新月一一胡诌来蒙混了过去,这些填好了,坐着的那位自然而然的就张口要学费了。

听见那人提及束修,聂新月沉默了一阵。身上的那点碎银子远远不够交齐束修,没有足够的束修她就没有办法进入灵墟。她垂下眸子,有些底气不足的小声问道:“日后补上可否?”

掌管册籍的执事抬头看她,脸上镀上了些微薄的嘲讽之意:“束修都未曾备好,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天下多少人想进五监府,又有多少人能真的进得五监府?这些灵墟弟子家里多少还算是有些底子的,看不起交不起束修的人,也是自然。这凭白无故的嘲讽聂新月也就忍了,她也不想给自己添麻烦。只是……

她抬头看向那最后九级台阶的上面。

视线越过山门前耸立的白玉牌楼,已可以隐隐的看见重重殿宇依山借势,鳞次其间,气势泰然。各色光束隐约藏于道路之间,即便是在阳光之下依旧闪动着夺目的光辉。再远处,似有古木参差,飘飘渺渺地隐匿在雾霭之中,却是看不清晰了。

灵墟的大门就在她的眼前,只差这九步台阶的距离,可她却被硬生生地挡在这里,怎能甘心?她收回目光,“我也并非没有钱,只是路上被人抢了,半年之内,我一定弄到银子来交。”

似是觉得聂新月说的诚恳,那执事把聂新月上下打量了个遍,缓缓放下笔,问道:“我凭何信你?你日后若交不上束修难不成我来垫么?”

聂新月明白,他是在向她索要抵押的东西。她从异世而来,浑身上下都没件值钱的东西,仅有的银两和衣物也都是沧渊给的,能用来抵押的只有手上的那柄宝剑。

她刚要把剑给出去,就听远远地传过来一个少女的声音:“她的束修,我来交。”

循声望去,身后台阶的边缘处一粉一蓝两个少女亭亭而立,前面的那个粉色的衣摆蝴蝶一般随风飞舞。这少女正是那日灵墟镇上遇到的刁蛮小姐。

聂新月不解的望着她。

少女的视线与她相交后慌忙转开,对那执事行了一礼,带着几分傲然道:“小女子江都程家程祈雯。她的束修我代她一并交了便是。”

那执事肃然起敬,竟然站起身还了一礼:“久仰。以程家的实力,多付一个人的束修自然并非难事。”说罢这话,他又转向聂新月:“既然有程家大小姐愿意替你交这束修,那你便进去吧。”他坐下来拿起刚刚放下的笔,准备继续把聂新月的资料填写完整。

然而聂新月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等等。”

今日若是无缘无故的受了她的恩惠,以后总是要还。与其在未知的将来受制于人,还不如今日不受这恩惠。只要想挣钱,一定有办法。

她转头对程祈雯笑笑:“多谢程小姐好意,聂新月无功不受禄。”随即把手中的宝剑按在桌子上,放开了执事的手腕,“这剑我押在这里,等我攒足了束修,再来换回来。”

执事看了眼宝剑,当即惊诧地望向聂新月,许是觉得聂新月坚定无比,许是因这剑的价值已超过束修太多,他没再多说什么,只道:“既然你心意已定,那就……”

“且慢。”

清朗的声音从九级阶墀上不疾不徐的传了下来。

聂新月不知又要出什么变故,有些不耐烦的转头往声源处看。

九级台阶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白衣男子,卓然而立,冷冷的俯视着台阶下的诸人。清冷的目光,傲然如雪中高挺枝桠的白梅。不同于程祈雯自恃家族威望俯视众人的傲慢,他的傲气,完全是自然而然的,让人敬畏的。

灵墟派五监府的人纷纷起身肃立,恭敬的躬身抱拳:“容司业。”

聂新月愣了一愣,也学着那些人的样子,低下头对着男子默然行了一礼。

“借剑一用,日后相还。子循,分她去紫云监。”

听了这话,聂新月忍不住仰头再去看容止水。白玉的阶墀上,白衣男子手中已持了她的宝剑,交代完这些就回旋了身形,那翻飞的衣摆就像是雪中陡然绽放的梅花,娇嫩的花瓣还随风舞着,他眼角的余光已飞快的从她身上掠过,掩于离去的步伐之中。

只是这顾盼的瞬间,她已怦然心动。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了这一袭雪白,渐行渐远。即便阶墀已完全遮挡住了他的身姿,聂新月依旧还在仰头望着。

他穿白色……很美。

在聂新月词汇匮乏的脑袋里,只想出这样一个形容词。她甚至没有去想容止水为何帮她,也不曾去想他会不会还她的剑。他会还的。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领她去紫云监?”执事一边迅速地将聂新月的信息填完,在名字后注上了紫云监三个字,一边还不忘记催促身后的女子快领聂新月去报到。

子循身后的女子还没等动,就被程祈雯拦住了。后者拉起聂新月的手,笑道:“反正都是要去紫云监的,不如顺道?也省得烦劳这位师姐。”接着二话不说拉着聂新月就走。聂新月也只好跟着。

程祈雯拉着聂新月跑上台阶。聂新月连路都没看清,就被拉入一个法阵,一晃眼的功夫眼前就变了一番景象。不等聂新月看清周围的环境,就又被迫着迈开了步子。

聂新月被拉着从小路上飞驰而过,一个个院子从她的眼前那么一晃又是一晃。虽然没看清晰,可模模糊糊地也能看出来这些院子不仅凭着主人家的喜好布置了,还各起了名。干净的小路旁房屋错落,不想是一个门派,倒像极了一个世外桃源。

这一路七拐八拐的,也不知拐进了什么地方,程祈雯突然停住了脚步,看向聂新月。她的嘴角动了一动,好像有什么要说,但又犹豫着要不要说。水灵灵的眼睛避开聂新月的视线,扭捏的移向别处。

说不清为什么,聂新月只觉得这个女孩似乎没有什么坏心眼,她本又不是喜欢记仇的人,顿时对她生了几分好感。她刚想调笑她几句,就听门口有人哀叹:“小姐,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兰儿险些跟不上来。”

程祈雯扫了程兰一眼,指着东边的屋子对聂新月说:“你日后就住那间。小兰,你搬来耳房住。”

“她自有她的院落,紫云监还不会穷到刁难一个没有钱的小女子。”

这话来的突然,三人均是一愣,随即循声回望过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