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邪王独宠,庶女为后》邪王独宠,庶女为后TXT 反攻 邪王独宠,庶女为后字母文

更新时间:2021-03-30 20:02:06

《邪王独宠,庶女为后》邪王独宠,庶女为后TXT 反攻 邪王独宠,庶女为后字母文 连载中

《邪王独宠,庶女为后》

来源: 作者:暮雨林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冷月,封亦晗

经典小说《邪王独宠,庶女为后》由暮雨林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冷月,封亦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门外传来的声音,让冷月瞬时看去,但见一名衣着华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门外传来的声音,让冷月瞬时看去,但见一名衣着华丽的绝色女子,鹅蛋脸涂着胭脂点缀,杏眸眼尾轻勾,烈焰红唇微抿成线,身后裙摆拖曳及地,臂弯拢着薄纱,身边两个婢女搀扶,因被门外的男子挡住入内的脚步,此时正站在门扉一侧,面上挂着惊讶。

见到这女子的第一眼,冷月便不期然的蹙眉,她那一声妹妹是叫的自己?!

“原来是如夫人,好久不见!”

封亦晗不知什么时候与冷月并肩而立,侧目睇着门外的女子,温文尔雅的浅笑着,但冷月转眸看向他的时候,却分明见到他眼底闪过的孤冷。

如夫人蔑视的瞥了一眼门口的男子,见他闪身退开后,提着裙摆雍容而入,视线在冷月和封亦晗身上互相打量,随后遮羞一笑,道:“贤王,没想到你和妹妹关系匪浅!”

“你一口一个妹妹,我怎么不记得我有姓如的姐姐!”

如夫人一举一动都故作清高,而冷月最看不惯的就是女子争宠的戏码,不用想这如夫人也定然是封柒夜的美眷之一,顿时语气呛人的反驳她。

似是没想到冷月会开口挑衅,如夫人怔愣须臾,眼神继而一转,楚楚可怜的说道:“王妃,是如儿不懂事逾矩了!”

上一秒还惺惺作态的如夫人,下一瞬就变得如此悲切,把冷月虎的一愣一愣的。她前世虽然惯于掌控,但也没见过她这样的。

拧眉横扫如夫人,冷月一个头两个大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道:“没事都走吧,烦不烦!”

“贤王……我…她……”

如夫人垂泪欲滴的看向封亦晗,而冷月转身就要走向一侧的偏厅…

倏地――

“邪王府戒备何时如此松懈了,连皇兄进来本王都不知道!”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外传来,而如夫人听到这话,顿时泪盈于睫,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看起来好不委屈。

“如儿…参见王爷!”

哽咽的如夫人率先颔首行礼,啜泣的样子我见犹怜!

封柒夜冷眸瞥了一眼挡在门口的男子,嘴角挂着不羁的邪笑,入内后见到如夫人委屈的样子,顿时神色一凛,语气生硬询问:“怎么哭了?”

“王爷,如儿先回房了!”

如夫人始终低着头,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想要逃离似的。而封柒夜见此,微眯双眸,宽厚的铁掌执起如夫人精巧的下颚,低头凑近她的脸颊再次问道:“谁欺负本王的如儿了?嗯?”

如夫人欲哭却强忍着眼泪的样子,让旁观的冷月快要吐了。不想有碍观瞻只能无奈的翻了翻眼珠,而她的举动却恰好被封亦晗看在眼中。

趁着封柒夜和如夫人打得火热,封亦晗募地在冷月耳边开口:“见到自己夫君这样,很难受吧!”

闻言,冷月眸子一挑,耸肩讪笑:“的确,我的胃好难受!”

不曾想过冷月会如此回答,封亦晗眼中立时闪过一抹疑惑。而冷月暗自喟叹,不想再留在是非之地,脚下回转就要离去。

“站住!”

偏偏,凡与封柒夜有关的事,冷月总是不能如愿。生生被叫停了脚步,冷月敛去表情,回眸:“请问邪王有何吩咐?”

封柒夜终是放开了面带**的如夫人,步履矫健生风的向冷月踱着步。当站到封亦晗和冷月二人面前的时候,幽冷的问道:“本王的王妃,大婚第一天就和皇兄单独入室,不打算解释吗?”

“你惹的麻烦,你说吧!”

冷月烦躁的睇着身边好不自在的封亦晗,没好气的直接将问题甩给他。自己举步就入了内室,丝毫没将封柒夜等人放在眼里。

站在一侧早已止住泪水的如夫人,见冷月颇有些狂妄的举止,顿时心生一计,在封柒夜和封亦晗气氛凝滞之际,走上前说道:“王爷,想来贤王和王妃应该不是那种关系,怕是你误会他们了!”

如夫人意有所指的话,让封亦晗本就艳如妖孽的脸庞,霎时就扬起意味不明的笑意。而那双如山泓清澈的眸子,却冰冷异常的睨着封柒夜,“三弟,你府中的戒备的确松懈了!”

“皇兄说的是,如今世道颇乱,王府重地难免会有闲杂人等入内,多谢皇兄提醒!”封柒夜邪佞的眸子一片冷漠之色,与封亦晗二人对面而立,虽不再说话,但二人之间却变得剑拔弩张。

如夫人有些畏惧的看着两人,脚下忙不迭的后退了几步,不论她在府中如何受宠,但邪王生气的样子,依旧是她惧怕的。

少顷,封亦晗脸色倏然一敛,一寸寸掀开眼睑,犀利如炬的眸子睇着封柒夜,淡紫薄唇慢慢开阖:“三弟,且行且看!”

“本王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皇兄!”

封柒夜依旧邪肆的模样,让封亦晗倏地大笑:“哈哈哈,好,三弟,咱们走着瞧!千斩,走吧,该见的人都见到了,回府!”

封亦晗大笑着与封柒夜错身而过,招呼着门外静候的千斩,而他所说的话,让不动声色的封柒夜瞬时捏紧了双拳。

贺兰冷月,你最好别是他的细作!

“王爷……”

待封亦晗已经昂首阔步的离开了邪王府,如夫人才细声呼唤了一句。

封柒夜闻声眼底划过一抹厌恶,但很快就查无踪迹。微微吐息了一番,再看向如夫人时,又充满了怜爱,“如儿,怎么了?”

见此,如夫人才大胆的上前,如柳扶风的攀附在封柒夜的胸前,呢喃着:“王爷,是不是如儿闯祸了,如儿真的不知道贤王在这里。本来如儿想……”

“没事!你先回房吧,本王有些事要处理!”封柒夜语气温柔的安抚,反而让如夫人悲悯的抬眸,“王爷……”

“回吧,今晚本王过去!”

打发走如夫人后,封柒夜拧眉拍落胸前沾染的胭脂味。双眸看向内室的时候,逐渐被杀伐之气所取代。

这厢冷月正在内室把玩着案台上的琉璃马,不待她察觉,房门就被人一掌拍开,而如此大的动静,不意外的就让冷月将手中的琉璃马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冷月低头看着破碎的琉璃,转眸就开口:“有没有常识?进屋不知道敲门吗?”

‘嘭’!

回应冷月的是再一次重重的关门声!这下冷月才看清来人,当见到那张黑如阎王的脸颊时,冷月无语望天,努力压制着要爆发的怒气,生硬的开口:“邪王万福金安,我累了,要睡觉!出门好走,恕不远送!”

封柒夜好整以暇的神色睇着冷月,与其方才大力关门的举动截然相反。随性走到一旁的软榻上落座,双腿微屈,衣摆垂落地面。

“看来是本王怠慢了王妃,让你新婚当日就不甘寂寞!”

如此饱含奚落的话,让冷月表情微敛,泰然自若的走到封柒夜对面的椅子落座,双手交叉于胸前,尖尖的下颚微扬,道:“邪王真是说笑,若说不甘寂寞的人,恐怕并非是我!”

“伶牙俐齿,贺兰冷月,本王到很是好奇,清晨在街道上的**,你可知是何人所为?”封柒夜手中依旧把玩着玉佩,双眸瞬也不瞬的望着冷月,但那如深入黑渊的眸子,却酝酿着不为人知的风暴。

冷月闻言眉峰一挑,面露诧异的说:“竟有此事?没想到堂堂邪王迎亲的日子,竟还能有人捣乱?”

“哦?当真如此?”

说着,封柒夜竟是慢慢站起身,俊如鬼斧雕刻的脸颊逐渐挂起一抹似是而非的笑,脚下沉着有力的走向冷月,一步步如钟鼓般敲击在冷月的心头。

努力让自己沉静的冷月,动也不动的仰头望着封柒夜。此时此刻,任她前世见过何种风浪,但眼下封柒夜的表现和他散体而出的气势,还是让她有些紧张。

封柒夜衣袂随着行走飘荡,而冷月故作沉着的表情也全部被他收于眼底,眨眼间封柒夜便立在冷月面前,身姿微倾,眼神带着不易察觉的凌厉,一点点凑近了冷月,而他的铁臂也瞬时握在椅子的扶手上。

如此,冷月便被封柒夜整个人控制在臂弯之中,虽然一动不动,但她的双眸则紧盯着她。

两人面面相觑着,而这种尴尬诡异的气氛并没维持多久,冷月就率先说道:“邪王莫不是看上了我,不然怎么如此专注!”

虽是揶揄的话,但只有冷月自己心里知道,她唯有以退为进,才能缓解封柒夜给她带来的冲击。

近距离的相望,她清楚的看到他挂满不羁的脸颊上,青色的胡茬和古铜色的肌理,尤其是如此相近,她甚至感觉到彼此的呼吸都喷洒在对方的脸上。

这种感觉,让冷月心跳失衡,且十分古怪。

“你配吗?”

终于,在这次接触中,封柒夜说了一句十分狠戾的话。而这时他脸上的表情全部敛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冷漠和刚劲之色。

见此,冷月却展颜一笑,“既然我不配,邪王何必如此大费周章把我抬进王府?想必你后院的美眷,有很多人期盼着你的垂怜!”

“贺兰冷月,本王不管你和封亦晗是什么关系,但进了王府,就别想着再出去!”封柒夜表情冰冷至极,仿佛出鞘的刀锋,刺骨寒凉。

“多谢邪王提醒。不过,咱邪王府好吃好住,我喜欢还来不及呢!”冷月口舌如簧的反击,却听到封柒夜说:“若当真只是好吃好住,本王求之不得!”

话落,封柒夜便径直起身离开。而这样一句意味深明的话,到是让冷月有些摸不到头脑。什么叫他求之不得!

一天光景过去,此时乌云当空的夜晚,星子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